人若犯我,我必十倍奉還!」這集我們採訪到本身也剛看完半澤直樹的某公股行員,趁著我對劇情還有點印象,順便來問問她對半澤的感想。

 

就醬(以下簡稱[就]):「請問你在這間銀行幾年了?」

 

公股行員(以下簡稱[員]):「我大學畢業就考進這間銀行,到現在已經13年了。」 此人才三十出頭,第一份工作就做了13年,以現在來說非常少見,但在銀行很普遍,一堆同事都動輒就已經在那間銀行二十~三十年。

 

就:「請問AA銀行跟東京中央銀行一樣有派系嗎? 」

 

員:「當然,因為AA銀行經歷過金融整併,所以內部其實可以細分成AA銀派、信合社派、BB銀派,但最大派系還是AA銀派的。如果AA銀的人三年有機會往上升一階,BB銀和信合社派的大概五年才有機會,協理以上層級幾乎全部都是AA銀派的人馬。」

 

就:「就我的瞭解,公股銀行福利不錯薪水也很穩定每年固定調薪,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會有人離職嗎?」

 

員:「確實很少,但偶爾還是有。像是不想被調到某個荒郊野外鄉下分行,或是考上別間公股行庫的人,都還是會有人離職。」

 

就:「半澤在追五億的時候,本來有危機要被調走,被調到子公司或其他地方真的有那麼恐怖嗎? 好像一副人生去了了沒希望的樣子耶~」

 

員:「真~~的。像我進AA銀後,只在分行待了一年多,就被調進總行。對我們來說,只要是被調進總行,就算職稱上只是平行借調,都算升官。相對來說,被從總行借調出去,就算只是總行隔壁路口的分行,都算是被逐出權力核心。調到子公司就更不用講了,上面大頭根本不知道也看不到你在幹麻,能被高層記起有你這個人的存在的機會超渺茫,大概就是一被子被流放在那邊牧羊了。所以有權力慾望的人一定要待在總行,能見度高,爬上去的機會才大。」

 

 

 

就:「可以解釋一下國稅局和金融廳之類的差別在哪嗎? 」

 

員:「我在分行的時間很短,總之國稅局就是查帳務的情況,金控自己也會派稽核來進行查核缺失。金融廳應該類似台灣的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檢查局吧,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檢查局來稽查的時候俗稱金檢,一般金融業兩年會遇到一次金檢,那一次金檢大概只會為期1~2個星期,他們真的會調很多文件,我們就得堆在椅子上推過去給他們。唯一戲裡比較誇張的地方大概就是金檢不會那樣捏雞雞和檢查印表機。」

 

就:「那需要請他們吃點心之類的討好他們嗎?」

 

員:「他們會說不要,但你送進去他們還是會吃。」

 

就:「那金檢是可以檢查所有銀行嗎? 」

 

員:「不只銀行,只要是金融業他通通可以管,包含票券、壽險、證券之類的。所有金融業應該都很怕金檢,因為他們可以查各種缺失,之後會出報告,輕則改善重則罰款。光是要改善就要再寫一堆改善計畫,也是很煩。」

 

就:「劇情裡,把特定文件藏起來這種事,真實情況會發生嗎?」

 

員:「會啊,像我們銀行常常也沒故意藏就找不到。」

 

就:「那金檢不會超不爽嗎?」

 

員:「啊就真的找不到啊,因為他們是抽期間的文件,不一定是查最近這個月的。萬一抽查到很久以前的,常常真的找不到文件去哪了。」

 

就:「各種查核會先通知嗎?」

 

員:「金檢的話理論上會先通知。我們銀行的內部稽核的話,不會通知,早上八點你去上班,稽核就已經在部室門口等人開門了。但是不排除因為那些稽核年紀都比較大,早上睡不著覺所以很早就去人家部室門口堵。」

 

就:「國稅局聽起來就很大,因為感覺代表國家,和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比,誰比較大?」

 

員:「國稅局每個地方都有,信義區國稅局、大安區國稅局;但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金管會)全台灣只有一個,就在板橋車站上面。」

 

 

 

就:「負責貸款業務的同事裡,真的有像半澤那麼熱情的去評估公司有沒有潛力,還認真去輔導貸款公司的人嗎?」

 

員:「沒見過那麼拼的。」

 

就:「五億日幣換算成台幣大約1.3億,這樣的金額真的被某個公司騙走了,對分行真的有那麼嚴重嗎?」

 

員:「在私人銀行應該真的很嚴重,但是在公股就還好,了不起就分行經理被流放到東部分行,或是明知你住台中硬把你調到屏東吧。」

 

就:「聽起來在銀行體系要升到很上面很困難,因為動不動就被流放耶…」

 

員:「所以能升到上面都是超腹黑的人,連老婆都是金管會某個大官的女兒,或是政府官員的妹妹,都是有關係的人。不過到那種位置,人人都有關係有背景,很少聽到銀行高層會娶鋼琴家這種對升官沒幫助的行業。」

 

就:「所以你覺得半澤裡發生的事情,真實性高嗎?」

 

員:「除了半澤這個人以外都滿真實的。」

半澤直樹 半沢直樹

 

就:「哈哈哈,他不真實的點在哪?」

 

員:「他應該在五億那邊就被流放了,因為鋒芒太露的人在公股也是不討喜的。」

 

就:「科科好黑暗喔~」

 

 

 

就:「電視裡有東京中央銀行是公股嗎?」

 

員:「沒提到,但通常有掛地名的都有公股色彩,最常見的就是財政部有持股之類的,像是彰化銀行、台灣銀行。」

 

就:「最後的行長的決策,依你看來是像銀行長官會做的決策嗎?」

 

員:「利用小囉囉把眼中釘鬥垮,擊散他們那個派系,自己又不用出力,這種事很常見。」

 

就:「如果要給想進銀行的新鮮人一句話,你會給什麼建議?」

 

員:「進了銀行就跟出了家一樣,無論外界怎麼樣,都不能動心,一離職就沒有行存了。」

 

就:「講到行存就令人嫉妒,謝謝再見~~」

 

 

就醬&巧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