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看到一則新聞,心裡充滿了無限愁悵~ 新聞主要是提到有網友抱怨自己要招募工讀生,卻有二十幾歲的人要求他先跟媽媽談,之後與他對談時,常將「我媽媽說」掛在嘴邊,令他不禁感嘆,「本公司似乎常吸引媽寶!」全文請按我

文章最後一段還提到「面試千萬不要由父母陪同」,我第一個反應是「都幾歲了還要媽媽陪!」但經巧可逼問之下,我才回想起來,想當年,拎杯剛從英國回到台灣、還是個鮮嫩少女的季節,醬母真的有陪我去面試過….

1  
↑ 哪有那麼驚恐~ 是看到殭屍嗎!?

因為當時的某一個面試,在遠得要命的新竹。重點是,那個年代還沒高鐵!!!! 雖然面試安排在下午,但我一大早就得從高雄出發。其實本來我是想自立自強來個火車一日遊,但醬母一知道我要自己一個人大老遠去新竹面試,立刻決定當天要休假陪我去。雖然當時我沒什麼社會經驗,但也稍微有覺得面試還帶著媽媽一起去八成會被櫃檯笑。經過我極力勸阻,醬母輕鬆以「我快二十年沒搭過火車,我也想要搭火車!」、「我想要見識大公司和科技新貴的樣子~」之類的奇怪理由說服了我….

現在想想,當時若不是被附身失了魂、就是自知阻止無效而屈服了吧。總之醬母和我,就在某個上班日一起踏上了鐵道之旅。醬母因為長年當主管,參與過無數大大小小的面試,所以整趟從高雄到新竹的路程,她都一直處於面試官上身的狀態,不斷逼問我各種大大小小的事情。過程因為極為痛苦,所以我都忘的差不多了;反正就是差不多早上七點多搭上火車以後,就處於三小時連續快問快答加無數遍英文自我介紹的狀態,只差沒被用檯燈照眼睛加電話簿塞肚子前面被揍了。 被FBI抓去逼問也差不多吧~(淚)

好不容易到了新竹火車站,我只記得一下車就覺得快虛脫了! 都是我媽害的!

一踏出車站,母女倆搭上計程車,又搭了感覺很久的車,才抵達面試的公司。

總之人資出來帶我去面試的時候,看到醬母也在場,表情也是相當微妙,愣住一下以後卻還是很客氣地請醬母在門口沙發區稍坐。面試的過程我也不太記得,反正比起我在火車上被拷問的程度來說,該公司的人資算是相當溫和。直到人資處長(當年好隨意喔,第一關就可以面試到人資處長耶!)和我聊完期待薪資後,問起:「聽說你媽媽在外面等?」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這時候說謊絕對是自尋死路,我只好點頭。沒想到處長人好好相處,竟然邀請醬母一起進來聊。他以為這是尋夢園嗎!!!!!? 還是他看上醬母?

總之他們兩位在會議室裡異常熱絡地聊了起來,除了話題一開始的前幾分鐘有談到我,後面他們就聊開了,一直在討論經營管理什麼鬼的反正當時只是個剛畢業的我整個聽不懂的話題。後來處長和醬母相談甚歡,還開公司車送我們回火車站。

不意外的,我很順利地拿到了offer,但醬母覺得薪水太低、扣掉租房子划不來,而沒讓我去。後來又有一次面試機會,是在南科的某間公司。因為在台南還算滿近的,醬母又特地休假外加以「面試完帶你去吃太陽牌紅豆牛奶霜」的理由挾持了拎杯。



一進入大廳,醬母就以她自以為很小聲但整個櫃檯附近方圓十里內的人都聽得到的音量說:「沒想到大公司的門面這麼寒酸耶~~~~~」

現場的人的反應我不記得了,這麼羞恥的事不必存在腦海裡。(淚)

反正雖然醬母這麼不給面子,但該公司佛心來的大人不計小人過,也錄取了我。

聽完這兩次醬母陪我去面試的經歷,巧可驚恐地說:「沒想到妳是個媽寶...」

大家聽我解釋,我不是個媽寶,我只是無力阻止醬母硬要跟啊!!!!!!!!!!(極力撇清)

 

就醬&巧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