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有一則新聞是幾名學生為了想要pass某門課向老師下跪,這件事整個觸動了拎杯脆弱心靈裡塞在角落的回憶。事情是這樣滴~~~~~ 

 

在學校的最後一年,因為我正忙著準(沉)備(迷)出(R)國(O),打從開學第一天就沒到學校。那時候不知道為什麼,通識課沒和同一群的好朋友選同一門課,獨自落單選了一個頗冷門的通識課。 

 

那門通識課第一次上課,拎杯雖然內心既徬徨又無助,但還是鼓起勇氣準時進去準備點完名見機行事趕快回家玩登入遊戲。當時在通識課的教室裡,拎杯見到了一名算是有過幾面之緣的外系學弟,至於是什麼場合機緣下認識的我是完全沒印象了。總之學弟人很好,看我一個人落單,很有義氣地表示,以後願意幫我簽到,考試前在通知我來考試就好

 

現在想想,難道是我當時就表現出一副痛苦的樣子,不然人家為什麼會發現我不想去上課,還願意幫我簽到啊?

總之一切就是個迷。

 


那個學期裡,好幾次在校園裡遇到,我都還會隨口問一下那個學弟,最近那堂通識課的情況如何?有沒有筆記可以借我印?

其實通識課就是很涼啦,大家也心裡有數,總之我也沒很在意。

 


期中考前,某次在餐廳巧遇,學弟通知我,那門課期中考只要分組交報告就好。貼心的學弟還主動讓我跟他同學們一組,拎杯連報告內容是啥都不知道,就這樣混到了八十幾分的期中成績。


 

然後光陰似箭,一晃眼到了五月底。

忙完了畢業論文畢業考和申請學校等學校回應之類的事後,我突然回想起,啊還有一堂通識課學分還沒拿到~~~

反正閒著也閒著,我決定在離校前來認真去上一下最後幾堂通識課。

 


到了通識課的時間,我走到教室,等了半個多小時,都沒人來。這時我心裡突然有不妙的感覺!!!!

我想起那個學弟,才發現,幹!我沒他的手機!我甚至連他叫什麼名字都不確定!

我怎麼這麼大意,把最後兩學分的通識寄託在一個毫無聯繫管道只比陌生人好一點的傢伙身上!!!!!?

 


後來我只好不恥下問,衝到該門通識課老師的辦公室,向那位老師懺悔。

那位老師當然不肯原諒,因為他說:你只有前幾節課來過,之後都沒來上課,連期末考考完了都不知道!你這樣還像有想要這門學分的樣子嗎!!!!?你這樣算是學生嗎!!!?

 


當時我真的快要崩潰,因為我學分算的剛剛好,要是差了這門通識的學分,就得延畢。是說如果專業科目被當得延畢也就認了,但是當時拎杯英國的學校都申請好了,學費都繳了,要是為了通識課得延畢,那簡直是打亂整個人生計畫啊!!!!!!(雖然說也沒有任何計畫可言啦)



在我苦苦哀求該位通識課老師,還不要臉死纏爛打請導師和熟識的師長們出面說情之下,最後通識老師勉強答應給我一個機會,只出了一題,要我寫一千字的申論。

 


拎杯這輩子從來沒那麼短時間內密集念一個科目,花了一個星期過著白天在圖書館狂找資料和copy晚上回家打字跟在半夜做最後還是沒拿到學分的惡夢。在極度的壓力之下,拎杯晚上好幾次都哭醒快要精神崩潰了~~~

最後,交申論題的時間到了,通識課老師還是超不爽,連辦公室門都不願意打開,我還把申論報告從門縫下遞進去。

222  

↑現在想想當時應該順便跪在門口以示誠意啊~~~

 


雖然報告交出去了,但是內心的煎熬還是不能停止,一直活生生痛苦到七月還八月可以在線上查成績單,看到那門通識課的期末成績60分,拎杯當場就哭出來了。這真是我拿過最感恩的六十分啊!!!

 


通識課老師,對不起! 祝您 教安!

 


那個記不起來名字的學弟,你是有多恨我!!!!!? 祝福你每天鼻屎都順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就醬&巧可 的頭像
就醬&巧可

就醬的營養午餐

就醬&巧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