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同事常說我講話完全沒有高雄腔,我猜八成是因為我很少在他們面顯露出拎杯台語的實力吧~

其實我要講台語之前,都會在心裡先自己排演可能的對話內容。但是每次一正式上場,太緊張之下講台語就會打結,或是連很簡單的字都講錯。所以我完全可以體會,有些人要跟歪果扔講話的時候的緊張情緒,整個心有戚戚焉~

我自己習慣,人家如果跟我講國語,我也會用國語回話。如果人家跟我講台語,我就會自然而然地用台語回答。所以每次去菜市場,老闆娘:「修價~ 愛咩下?」(小姐~要買什麼?)

我就會一瞬間豎起汗毛,感覺幾乎是回到學生時代,沒寫作業還被老師在課堂上叫到要回答問題一樣慌張,然後用破碎又斷斷續續地聲音回答:「挖…挖…挖愛…呃…機勒落賊…」(我...我...我要...呃...這個多少...) ←放棄講出那項食材的名字,直接自己拿給老闆娘算錢~

倒是每次到賣肉的攤子,我都氣定神閒地在老闆開口前,搶答:「鳥秋阿va幾day~」(老鼠肉一塊) ←「鳥秋阿va」就是俗稱的老鼠肉,據說一隻豬只有兩小塊,又嫩又好吃。

但是,有一次在賣水果的攤頭前,蘋果在離我很遠的地方,我正想開口請老闆娘幫我拿幾顆蘋果時,老闆娘就突然殺我個措手不及:「哩愛下?」(你要什麼?)

一時間又失去意識的我只能憑著印象開口:「三a…」(三個..)←這時心裡os是「靠妖!!!!蘋果的台語怎麼講?一時間想不起來啊啊啊啊啊~~~~~ 可以講三a拎溝嗎~~~~~」

眼看老闆娘面露不耐煩我只好放棄用台語回答,趕快開口補完:「三a…蘋狗…」

大豁!!!! 一時太緊張竟然變台灣狗以,連蘋果都講成蘋狗!!!!!! 超丟臉的啊!!!!

原本還不耐煩的老闆娘也笑了出來,很熱心地指正:「速蘋果啦~~~ 蘋~~果~~~」

a  
 

尷尬之餘我還超白癡地跟著唸了一次「
~~果~~~~」,拎杯真是好學生! >///<




就醬&巧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