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巧可。

前一陣子整理箱子發現了一本筆記本,那是我去美國唸書前準備的筆記本
整本就只有第一頁有寫。

第一頁的內容是….

生命之水(ORS)的製作方法。

這個俗稱生命之水是一種脫水狀態時可以喝的水
我當時是在日本的網站搜尋到的~ UNICEF(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在世界各地 用這個水救了很多生命。但是調配比例在每個網頁寫的都有些不同,所以有興趣的話可以自己搜尋一下「ORS」的詳細調配方法。

 water.jpg  
↑還有一些幫助解酒的食物介紹。←我到底當時抱持著什麼心態去美國唸書的...

↑就醬:「比率是什麼鬼?! 是比例吧... 而且BEE是怎樣? 生吃蜜蜂本人嗎? 」

這本筆記本
讓我想起了以前在美國念書的時候發生的一件事情。

當年去美國以前,很多人告訴我在國外看病很貴,一定要帶很多藥去。所以
我的皮箱就變成了活動藥局,不管胃痛、頭痛、感冒或肌肉扭傷都難不倒我的皮箱。

直到有一件事情發生,才發現我的皮箱不是萬能。

當時我住在Santa Monica,有一個朋友Jessica剛好也要來唸書,於是我讓她住在我的宿舍,還幫忙她一起找房子。但是在語言不太通、路也不熟
也沒有車可開的情況之下,房子找起來特別辛苦。←就醬:「本來很想說都到美國唸書了為什麼語言還能不通? 但是看到巧可上面的筆記本就豁然開朗了...」


有一天
到了一個位於一樓的房子,房東是一位老先生。看房子的時候還沒什麼感覺,但是一看完房子走到馬路上,Jessica就開始臉色不太對勁,搭上公車之後甚至臉色還發黑。Jessica說突然頭好重好重,很不舒服,於是我們趕緊回我的宿舍。回到宿舍後,我給她一顆頭痛藥,一吃完她就倒下床開始沉睡。就這樣一路沉睡到晚上醒來,除了沒食慾,身體還感覺非常非常沈重,只好又倒頭下繼續睡。

奇怪的是,她也沒有其他感冒症狀,所以身為活動藥局的我,也不知道該給她吃什麼藥了。

第二天起床
還是說身體不舒服,沒有辦法出門找房子,就這樣又繼續沉睡,中途沒吃也沒喝。

直到晚上,我覺得再這樣下去
會脫水死亡,我就想到我的筆記本調了一杯生命之水給她喝。Jessica勉強從被窩坐起,緩緩地喝下那杯水。

第三天早上,Jessica起床後
臉色看起來有比較好,而且可以自己輕鬆起床去洗手間,我也就放心了一點~

但,我在客廳突然聽到Jessica的尖叫聲,我馬上跑去廁所問她發生什麼事情?

我看到的是,


Jessica的嘴巴裡面全都是黑的………

黑牙齒.jpg

↑ 很像海苔之類的物質...

 

仔細看,嘴巴裡一整片都是一層黑黑的膜,漱口也沒辦法去除只能用手指進去嘴裡慢慢地擦拭那層黑色的物質。

清完黑東西之後,Jessica雖然還有一點點虛弱,但是氣色其實看起來已經很正常。所以她堅持立刻出門去找房子,而我也只好陪她去找房子。

我還記得當時搭的是10號公車,我們上去之後
,對面坐著的是一位很胖很胖的黑人女士。到某一站,黑人女士要下車而站起來的時候,她突然走向我們,握著Jessica的手說:「Everything gonna be alright!就醬:「你們當場沒接唱Everything gonna be ok嗎!!!?」


當時,雖然Jessica身體有好轉,但畢竟她前一晚還在昏睡,所以其實在搭公車的路上我們兩個都有些緊張。但有了那位黑人女士留下那句話的時候,真的心裡感覺很溫暖。

後來,當天Jessica就順利找到非常滿意的房子,身體也完全康復,還真的是一切都很順利!!!

事後回想,我們兩個都很疑惑,那位女士究竟是看得了什麼,或是感應到了什麼,才會突然那樣安慰我們兩個陌生人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就醬&巧可 的頭像
就醬&巧可

就醬的營養午餐

就醬&巧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