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醬母(也就是我媽)是職業婦女,所以從小,我們家就很少開伙。小時候,平常日的晚餐,通常是我爸出門買;到了我滿18歲終於可以騎機車(我媽對這點,有莫名的堅持,未滿18歲前不管我怎麼苦苦哀求,她就是不讓我上路~),這項工作才交接到我手上。

說起來我們家也不是什麼大富大貴人家,但我爸媽對於吃飯這件事,倒是都非常有自己的一套規則和堅持

我爸是處女座AB型,除了對地上的頭髮絲毫無法容忍以外,從小就在眷村裡各家廚房東吃一點、西嚐一口的他,對於中國各地菜系更是有異常嚴格的標準。近十年來流行的改格、年輕化中菜,尤其是打著fusion之名的菜色,幾乎完全入不了他的口。妙的是,我爸很勇於嘗試新的店家,所以他常常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踩到雷後,立刻致電給親朋好友們,警告大家千萬別上門。

眷村
↑以前小時候,每到這個季節,奶奶那個眷村裡,家家戶戶就得開始風乾臘肉、臘腸、肝腸,整個村子迷漫著高梁酒香。這些臘味雖然其貌不揚,但蒸過之後的美味光是切片就能配好幾碗白飯! 嫌太鹹或太油膩的臘肉稍微滾過熱水,再撈出來和切斜片的蒜苗、辣椒炒過,更是啵(ㄅㄦ~)棒的下酒菜~ ←連文字都走復古風~

圖片來源http://www.flickr.com/photos/71736981@N00/2097720800/sizes/l/in/photostream/


我媽則和我爸完全不同,她對於什麼菜系、菜譜、作法、來源,完全不懂,也不想知道。她堅持的很簡單,就是哪道小吃該在哪間店買,她都有各自指定的店。例如:花生糖一定要吃高雄舊振南的、鳳梨酥一定要吃基隆李
鵠的、羊肉爐湯底一定要吃岡山舊市的。總之,幫我媽買晚餐,絕對不能偷懶,千萬別想在一家店買齊所有她要吃的食物,否則她會立刻擺臉色,整晚故意找麻煩。←所以我以前騎機車出去買晚餐,再快也要半小時才能買齊我媽指定的晚餐...

每到週末,我爸媽就會帶著全家人,到附近的一間小館子打打牙祭。坦白說這間館子口味不獨特,但菜色是習慣的口味,價錢也很公道;加上從小吃到大,老闆、店員都認得。會去這間館子吃飯的,幾乎都是常客,彼此互相認識,遇到了還會打聲招呼,即使併桌也不會不自在。

筷子
↑館子好愛用這種筷子,但是對小孩子來說,這種筷子好長好難挾菜啊~~

圖片來源http://www.linhow.com.tw/product_images/sample_103_1.jpg

 
這間館子裡賣的菜式超多,反正就是那種,打著川菜名號但菜單裡又會出現京醬肉絲、湖南臘肉之類的菜色。所以,在這間館子裡我吃到了非常多道人生中第一次嚐到的口味。

很多東西,都是第一次看到的是最棒、最正宗的。也因此,長大之後,吃過的東西越來越多,但每當菜一端上桌的時候,我拿來當做評定分數標準的,還是這間回憶中館子的味道

是的,回憶中的味道,因為這間館子門面裝潢漸漸破舊了、老闆的招乎聲也微弱了、廚師的舌頭口味越來越重了。雖然老店已經關門不做,但腦海的記憶保存期限超長,每每在一間餐廳裡看見一道菜時,暗自吞口水的同時、心裡湧起的卻總是老店的口味。

就醬&巧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