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這玩意兒真的很玄妙,常常有人會問我,你怎麼會記得那麼小的時候的事情,我自己也說不上來。總之就是大腦的資料庫裡備份的很完整,加上家裡大人三不五時就會拿出來講古一番又加深了我的印像;總之每次一回想起來的時候,總能在腦海裡浮出小時候經歷的畫面。

昨天,在家門口看到一個正在大哭加手腳狂揮的小朋友,正在被爸爸和老師塞進娃娃車裡。看到這一幕,就不禁回想起我自己唸幼稚園的第一天…

想當年,我是在屏東的鄉下長大的。直到我到四歲那一年,才開了那邊的第一間幼稚園。←恐怖的是,那間幼稚園在那邊是獨佔事業,第二間幼稚園直到20年後才開張…

身為菜鳥小班生的我,就這樣成了草創時期的第一批學生。當時,幼稚園不像現在,要嘛是自己一整棟還有庭院可以放牧小朋友,要嘛就是在大樓的一樓,家長下班就可以順道接走小孩。那個年代,我唸的那間草創的幼稚園,教室是在…

豬舍。

就是那種鄉下三合院後面,用木材加蓋的豬舍。可能是那家人沒有繼續養豬了,所以就把豬舍租借給幼稚園使用。雖然我們的教室沒養豬了,但遺留下來的餘味騙不了人,而且最扯的是,隔壁的農舍還在養雞!!!

我印象中,每天上學都超驚恐,因為得先穿過長長的走道,提防兩側全神貫注盯著自己的雞,伸出長長的脖子,冷不防地發動奇襲,一副要咬自己的樣子。當然現在身為大人了,雞根本只是很小的動物,不足為懼;但對身高不滿120cm的小朋友來說,左右兩側各有二十幾隻雞盯著自己看,那種煎熬彷彿自己就是根急急棒,一個不小心太靠某一側就會被電流般的雞嘴給啄傷啊!!!
雞舍
↑上學之路怎麼那麼艱辛啊~~~

所以,我小時就是那種會在家裡哭鬧不肯上學的小孩。幸好當時是暑假,大人馬上就指示兩個人選,輪流陪我去幼稚園。那就是…

正在叛逆期,每天只想去同學家看漫畫、偷聊暗戀男生的八卦的國中生阿姨二人組。←現在完全能想像,當初她們有多不爽!

雖然她們有萬般不爽,但反正她們有兩姐妹,好歹可以輪流陪我上學。總之,我們一群小鬼在學ㄅㄆㄇ的時候,她們就得在在豬舍的角落,翻著自己帶的書打發時間。

ah1
↑如果要跟暗戀的男同學約打球,還得擔心自己滿身豬屎味耶~ 超慘!


暑假很快就過了,即將開學的前夕,我阿姨非常開心自己終於能解脫每天固定的豬舍之旅。但是,沒種的拎杯還是一直哭鬧,不肯自己一個人去上學。這時,不知道是誰提出了一個非常kuso的意見,建議一個沒有生產力的傢伙陪我去上學。畢竟我小時候,阿媽家裡的大人都要務農,所以大人們當然沒空。而那個沒有生產力的傢伙就是….

快滿1歲半的表妹。←根本就跟嬰兒沒兩樣!

無辜的表妹,連話都說不清楚,就得帶著自己的奶嘴,開始唸幼幼班。

從那天起,我上學必需攜帶的項目就包括了…

1.    課本
2.    嬰兒表妹
3.    尿布
4.    奶粉
cousin



只要表妹一哭,老師就會火速飛奔來我的小包包裡找奶粉拿去泡。就這樣,表妹從兩歲起就過著書僮般的生活,可能因為很早就開始唸書並且社會化,我表妹成績還不錯呢~ ←得意洋洋,自認為是我讓我表妹提早接觸了課本的世界~

大家還記得自己幼稚園上學的回憶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就醬&巧可 的頭像
就醬&巧可

就醬的營養午餐

就醬&巧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