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星期提到割舌頭A橘,也就是割舌頭小姐的事蹟。雖然大家話題都圍繞著割舌頭的道德觀,但還是有幾個機靈的孩子提出疑問,「那B橘勒!?」

其實呢,就外表看來,B橘是那種長輩會急著催孫子把她娶回家的那種乖巧單純型的女生;也就是傳說中的好媳婦臉。尤其她不像年輕人又染又燙的各色毛髮,留著一頭這個年代少見的中長直髮;加上額頭前整齊的大片瀏海,讓我第一眼看到她就覺得這女孩子似曾相識。後來,我想了好久才想到,B橘根本就是小丸子的好朋友…野口笑子!!!!!
B Orange 01  
↑B橘髮型跟野口如出一轍啊~~根本是同一個設計師剪的嘛!

妙的是,當我發現B橘外型像野口以後,我越是仔細觀察她,才發現,她連個性都很野口。舉例來說,第一天下午,我寄了封信給割舌頭和B橘,詳列工作事項的清單。當時,割舌頭的反應雖然讓我很震驚;但,B橘的反應更是讓人覺得毛毛的~

因為,B橘第一時間,是帶著淺淺的微笑,相當客氣地說:「謝謝就醬姐~~ 這樣以後就很清楚,每天固定要做的事情了~」

還沒完!!! 講完這句後,她就坐著她的椅子,慢慢地轉身回螢幕前。然後,用看似是碎碎唸但根本方圓五個區塊內都能聽到的音量緩緩地說:「第一天就交代這麼多事…她以為她是誰啊? 憑什麼分配工作給我…

女人間的戰爭,就此展開!!!

B橘說完話後,微微地回頭,透過頭髮的間隙沉默地直視我,動也不動。 

別小看這場戰役,這種情況很容易有一方因為尷尬而撇開視線,或裝沒看到。

但是,我個人認為,先有動作的那方,不論是轉頭、閉上眼睛,就輸了!!!

B Orange 02

於是,我們兩個就這樣凝視著對方長達一分鐘!!!← 巧可一直笑我,她說這是場好低層次的鬥爭…

幸好,B橘小姐後來終於放棄,緩緩地又把頭轉回螢幕前。這時候,我才有膽開始回想,B橘那招躲在頭髮自言自語,真的超陰沉的。我有預感,如果之後我有不小心激怒B橘之處,B橘八成會偷偷收集我掉在地上的頭髮,帶去廁所躲起來作法!!!

總之,B橘原本整個人散發出小家碧玉的氣息,這一刻起,我只覺得她全身充滿著「陰氣」。我甚至懷疑,她下班會去陰廟帶信徒觀落陰之類的…

但是,拎杯畢竟也是陰沉界的同道中人,我可是會在廢紙背面畫上小人,寫上討厭的上司名字再用鉛筆狂戳洩恨的狠角色耶! 雖然B橘短時間內是嚇不倒我滴,但我畢竟是要離職的人,實在沒有必要去跟她們瞎攪和。而我能想到,對付她們兩隻最好的方法就是,自我隔離!!!

所以,從第二天起,我就和另外一個同事火速交換位置,直接坐到辦公室最遙遠、最沒存在感的角落。

因為和A、B橘的距離變遠了,第二天起,起碼也就相安無事。除非她們有事要問,才會打分機找我。眼見一個星期應該很快就能熬過,偏偏,總經理卻在這時候宣布,A橘和B橘,只能留一個下來…

拜託! 又不是在演料理東西軍,割舌頭或陰沉野口,兜起!!!? 最尷尬的是,原本抱持著要和彼此一起好好共事的兩顆橘子,從那一刻起,突然變成競爭者。而她們的謎樣競賽,也就此展開… (續)

B Orange 03  

PS 巧可因為相當滿意割舌頭的新造型,所以做了一個…

 

 



B Orange 03


↑割舌頭大頭貼….誰會想要用啊!?

 

 

延伸閱讀

A橘事件簿

就醬&巧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