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堂課,就在我們愉快地傳了一個小時紙條中展開。但是,教授勒? 雖然學生人數很少,但是教授也不能翹課啊! 教授去哪了? 明明是下午兩點的課,教授卻遲遲未出現。所以我和斯里蘭卡同學,決定到教授的辦公室找他。一到他的辦公室,斯里蘭卡武僧竟然懦弱地往後倒退了一步,彷彿辦公室裡正散發出一股深不可測的力量。沒事,他只是沒種敲門…

於是,就由我敲門,帶頭闖進了辦公室。只見到辦公室的電腦前,教授不時推著老花眼鏡,一邊發出熟悉的「喔哦~ 喔哦~ 喔哦~ 」。我看著教授的螢幕,上面是…

復古的一朵小花 - ICQ

教授,正在ICQ上和網友聊天!!!!! ←這就叫做宅宅相吸嗎? 竟然能選到英國阿宅教授的課!

我小聲地提醒教授,原訂兩點應該是我們的第一堂課,是不是有改時間,而我們恰好未收到通知。教授這才突然驚醒地看著我們,然後開口說…

「你們有ICQ嗎? 這個聯絡很方便喔!」

身為阿宅,我當然有ICQ,但是也已經好幾年沒用了。一方面,我擔心我的七位數1開頭帳號太閃,會被教授搶走,另一方面,誰想要每天打開ICQ就看到教授在上面問你期刊唸完沒,所以我很識相地馬上搖頭裝傻~

最後,我們那堂課就在教授的辦公室,以雞同鴨講的方式展開。因為,教授是愛爾蘭人,口音略重,所以我聽的有點吃力,而斯里蘭卡同學根本只能以比手劃角猜心的方式心領神會。←但我相信,斯里蘭卡同學搞不好在心裡也偷偷覺得,我的發音很差

在這一刻,我突然有點理解Kawasaki的心酸。

因為,斯里蘭卡同學每講一句話,就要由愛爾蘭籍的教授翻譯給我聽。每次斯里蘭卡同學和教授熱烈地討論的時候,我就像是個沒有存在感的第三者,只能表面上點頭微笑,但是眼神則望著包包,想著等一下要把本來要送給教授的小禮物,樂天蛋黃派,全部帶回宿舍自己吃光。這時,心裡也不免有點失落,覺得老師的寵物(teacher’s pet)這個寶座,看來就要被斯里蘭卡武僧給搶走了!!!!




因為我一心認為,起碼要搶到當一個老師的寵物,才有人罩。而這位阿宅教授,在語言學系只能說是千載難逢啊!!! 所以當我看到他在用ICQ的時候,他就已經是我的第一目標! ←可惡花樣年華少女竟然輸給武僧!!!

儼然成為電燈泡的第一堂課結束後,我和斯里蘭卡武僧分道揚鑣,在系館遇到艾莉莎,向她分享今天當第三者的感想和心情。但是因為擔心隔牆有耳,怕有人聽到我們的秘密會散播出去,所以我們很謹慎地,全程都用在國算是比較冷門又安全的台語。

正當我講到:『伊擱底勒用ICQ捏~ 五告姑耶~』←他還在用ICQ捏~ 有夠舊耶~

旁邊一個不認識的歪果扔突然說…

「哇馬五ICQ~」←我也有ICQ

我和艾莉莎像是做壞事被抓到,馬上驚恐地倒退一步。為什麼,這個歪果扔會講台語啊!!!!!?

艾莉莎反應很快地用台語問:「哩那a工呆意?」←你怎麼會講台語?

陌生歪果扔:「拎系呆灣郎後? 哇壹簡低台南尬ㄘㄟ啦~ 」←你們是台灣人? 我以前在台南教書啦~

靠妖! 從此之後,我和艾莉莎再也不敢在系館講台語,因為,在這個人人都會兩三國語言、甚至五六國語言的系所,每一隻教授都是九官鳥狀態,所以沒有一種語言是安全的啊!!!


↑ 後來發現竟然有教授會講一口流利的客家話!!! Orz 這是什麼世界啊啊啊啊啊~~~

就醬&巧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Denise
  • 我也在英國

    我的媽呀?
    這些都是真的嗎?
    我現在在伯明罕念書
    不知道會不會遇到講客家話的傢伙?
  • 悄悄話
  • MONKAN
  • 好懷念的ICQ啊.這讓我想到以前七碼的朋友跟我說:我ICQ開頭是4耶.你是5.比我晚加入吧~哈哈.於是我請他再仔細看清楚.拎盃是六碼.
    我早上在辦公室偷看你的文章.憋笑憋到快吐血了!!

  • Pepe_L
  • 這篇我快笑死了!英國人很有趣
  • 訪客
  • 請問您是在哪裡念書? (好好笑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