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大家都在講殭屍,不禁讓我回想到國小時,有關殭屍的傳言…

當年,據說有兩大一小的殭屍,是一對父母和一個小孩,共三隻殭屍,從大陸要到台灣參展。到底殭屍有什麼好展,又有誰那麼有膽去看,都是一個謎了。總之,這三隻殭屍,據說從大陸被裝在棺木裡漂流到了台灣;從台南登陸,然後開始行遍全台灣…←傳說各種版本,詳見一元水餃事件~

這個傳說的登陸地點、咬人數字,一直眾說紛紜;但是,我國小高年級時期,因為這個恐怖的傳說,而有了特別的回憶。

當年,我爸媽都是上班族,所以國小放學後,我並不會馬上回家。通常,我先到安親班寫作業,到六點半再自己走路回家。←高年級以後,終於從黃奶奶的青蛙飯解脫了~

回家的路上,昏暗的天色,總讓我不由自主地加快腳步。鄰居的家裡,大都已經點上溫暖的燈光、飄著飯菜香;我家,則是完全的隱沒在黑暗中。因為,我是一個鑰匙兒童。從國小一年級起,我就一直是最早回家,負責開門、點亮全家第一盞燈的人。←還好拎杯臉大不討喜,不會被綁架…

殭屍流傳的那陣子,回家這件事對我來說,更是恐懼倍增。我總是先站在家門口附近的路燈下,觀望家裡有沒有可疑的黑影。如果沒有,再一股作氣地衝往家門口,拿出準備已久的鑰匙,快速轉三圈(靠妖,是誰設定要轉三圈的),開門再馬上關門反鎖三圈回去。←轉三圈真的超久,邊轉邊心焦難耐啊!!!





然後,站在空無一人的車庫,再重覆以上的步驟兩次。←因為我家有三道門…超機!

經過三道關卡,抵達家裡客廳後,也還不安全。我得馬上開燈,然後站在還沒上鎖的第三道門邊,觀察家裡是否有任何可疑的變化。就算一樓都正常,危機也還沒解除。←因為殭屍有可能在二樓埋伏啊啊啊!!!

接著,我會站在樓梯的側邊,像飛虎隊一樣,側身貼著牆壁,不穿室內拖鞋,悄悄地往二樓前進。到了二樓,也不能馬上衝回房間;因為擔心殭屍躺在我床上,所以得站在樓梯口,進可攻、退可守,仔細觀察二樓是否有可疑的黑影。當然,為了安全起見,這段時間,全程都必需要暫時停止呼吸。




等確認房間安全無虞,再衝回房間,把門反鎖。回家的一整套攻堅行動,要到這,才算告一個段落。每天回家,都得經歷這樣膽顫心驚的過程。雖然以現在的眼光來看,純粹是小孩子自己嚇自己;但是在當年謠言滿天飛,話題在地化到感覺殭屍已經到隔壁里咬過人,可能明天就會入侵自己住的里的程度,大家應該能瞭解,回家為什麼得這麼驚恐了。

偏偏在殭屍流言最盛的那陣子,有一天回家,我照常站在附近的路燈下,觀察自己家有沒有黑影的時候,我發現…

我家的門是打開的…裡面黑的…不知道有沒有人…如果是我爸媽先回家,照理來說不可能整間房子黑漆漆的連一盞燈都不開啊!!!當時我心裡想,一定是殭屍闖進我家了!!!

我馬上衝到隔壁的大姑媽家,借電話打給我爸。我爸馬上趕回家,到大姑媽家借了一把菜刀,就往我們家門口衝。←我爸真是太緊張了,身為軍人的他,辦公室抽屜裡就有把槍啊!!! 幹麻不帶回家啊? 拿菜刀等級太弱,殺不了殭屍的!!!

我和黃奶奶,一老一小,就跟在後面,躲在路燈下,看著我爸一個人,側身抵在門邊,觀察了家裡許久,一鼓作氣地衝進去。接下來,完全沒有動靜,家裡還是暗著,連一絲聲音也沒有。

等待的時間最難熬,我和黃奶奶在路燈下,感覺站了一個小時以上,家裡的燈才亮了起來。

燈亮了後,我爸一臉疲倦地走出來,說他已經把全家搜過一遍,小偷應該是跑了。儘管如此,我心裡還是相當驚恐,忍不住說:「不一定是小偷,說不定是殭屍!!!」

這句話,當場引起兩個大人的訕笑。大人們都笑著說,根本沒有殭屍。←小小就醬的OS :這麼沒警覺心,你們會被僵屍咬啦!!!

那晚,我只好壓抑著心裡的恐懼,跟著爸爸回到已經被我列入危險區域的家裡。但即使在房間裡,也待的不安穩。從那天起,我嚴格加強了「暫時停止呼吸」自主訓練的時間。從原本的每次憋氣要憋滿30秒,漸漸延長到,一口氣可以憋到將近兩分鐘。← 這輩子沒這麼積極逼自己做一件事過!!!


也因為當年苦練憋氣,讓我之後學游泳,雖然總是學不會換氣,只會水母漂;但還是能一口氣漂一段,一般同學要換氣五次以上的距離。←這樣算是一隻高階的水母了吧?

昨天,我和巧可把一元水餃事件的留言重新看了一遍,仔細統計過後才發現…

最長從60年次,最年輕到73年次,都聽過殭屍的傳言。

還有一個驚人的數據,留言表示聽過殭屍傳言的人,36%都住在高雄!!!!

難道,高雄是這個傳言的大本營嗎!!!? ←巧可一看到這個數字,就一直狂笑,說這個傳言根本都是我們高雄人在傳播的… orz

 

圖by巧可

 

推薦選讀

一元水餃熱潮

就醬與青蛙的第一次邂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就醬&巧可 的頭像
就醬&巧可

就醬的營養午餐

就醬&巧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