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在恐怖小木屋裡,提到班遊、畢旅,最容易發生住在恐怖鬼屋的事件。今天,巧可吵著和大家分享,巧可鴨高中畢旅事件簿! ←得趕在那個月前講完啊!!!

就像台灣的學校,畢旅一定要去很遙遠的地方玩。巧可的高中位在東京,畢業旅行地點,就選在充滿浪漫花海的北海道

沒錯,光是聽到畢旅去北海道,就能讓我們這種畢旅是去花東、台北+九族文化村之類的環島五日遊的台灣人,發出讚嘆的羨慕聲。但事實上,巧可的畢業旅行,雖然不像織田裕二那麼充滿驚奇、也不像金田一那麼衰尾,但沿路還是遇到了一些奇妙的經歷。←金田一和柯南,史上最衰二人組!!!不管到哪都會出人命耶~

因為,和巧可同房的同學,其中一位叫Yuki。Yuki是一個平常就看的到好兄弟的人;甚至曾經在搭地鐵的時候,看到只有下半身的『人』,在月台狂奔。不過還好,Yuki就算平常看到了,也不會到處講出來嚇人;所以巧可和她還滿要好的,也不怕和她同一個房間。

畢業旅行的第一天,就在從東京遠征北海道的新幹線中,平靜地渡過。

第二天,才是巧可畢業旅行的起點!那天晚上,學校安排大家住在一個深山裡的小旅館。畢竟是在深山裡,所以小旅館的房間,都是復古的榻榻米;連廁所,也在房間外面。Yuki一放下行李,就先跑去廁所。上完廁所的Yuki,才一走進房間,突然昏倒了。不過可能是因為她異於常人的體質,Yuki常常會突然昏倒。所以這次Yuki昏倒,大家也都見怪不怪了。

當天晚上,因為身處深山,Yuki又昏倒,大家心情上都比較沉悶一點;但是一整天的舟車勞頓,累壞的大家還是陸陸續續睡著了。整個房間,只剩下神經質的巧可,是清醒的。那天晚上,睡在巧可旁邊的,是一位叫香菇的女同學。

夜深人靜的房間裡,香菇突然驚悚地發出了「喝!」的一聲。聽起來,就像是潛在水裡許久,突然間浮上水面吸到空氣的那種吐氣聲。香菇在發出那聲「喝!」之後,就開始哭了起來…

整間房間的人,都被她嚇醒了,紛紛一邊安慰她、一邊詢問她發生了什麼事。香菇才一邊哭、一邊說,「剛…剛剛….有人…..壓在我身上….還對我的臉…吐氣……」恐怖的是,巧可當時根本還沒睡啊,她卻完全沒看到任何「人」壓在香菇身上。當天晚上,大家都不敢睡了,一起守夜直到天邊透出陽光。

隔天早上,大家離開過夜的旅館,搭上遊覽車後,大家問Yuki昨天晚上為什麼一進房間突然昏倒,Yuki才說,「窗戶旁邊有一個女的,氣很強,讓我當場昏倒…」

好不容易才清醒的Yuki,說完這句話,又突然昏迷,全身還一直顫抖。當時大家都嚇壞了,念佛號的念佛、信基督的開始禱告、連男同學也拼命按壓Yuki的人中穴道,才讓Yuki又恢復意識。從那天起,Yuki的畢旅,就在不斷地昏迷和清醒中度過。

隔天晚上,遊覽車又載著巧可和同學們,經過了一間又一間高級的溫泉旅館:最後,停在一間屋頂遍佈烏鴉的旅館前。

飯店,通常會在門口,貼上「歡迎xx學校」的紅紙。那晚要住的旅館,紅紙上,只有巧可的學校;也就是說,這整間旅館,竟然完全沒有別的客人。站在門口的接待,當然不可是道明寺回家的那種排場,但是,竟然只派了一位老阿婆,這也太寒酸了吧!

不過,這間飯店,不只屋頂詭異、接待寒酸,連格局也很奇怪。好多地方,都有不知道通往哪裡的細小長廊。從房間往飯廳的路上,就得經過一個細長狹窄的走廊。在飯廳入口前,有一個荒廢的房間,連門都沒有。大家經過時,往裡面偷看了一下。房間裡只有一座佈滿灰晨、連棉花都跑出來的舊沙發,和一樣佈滿灰塵的乒乓球桌和人形娃娃。廢棄房間的詭譎氣氛,讓大家都不敢再逗留,趕緊走進飯廳。

那種人形娃娃(膽小者勿點),通常會擺在訂製的玻璃櫃裡,超恐怖的~ 我媽好愛,家裡有十幾隻。每次那個月,我都懷疑她們的姿勢有偷動!

晚餐,是在傳統榻榻米的飯廳,大家面前都有一份自己的晚餐。飯,則是由旅館工作人員來替大家添飯。沒想到…..工作人員只有一位,還是一進旅館時的那位老阿婆!


↑會席料理的飯廳

年事已高的阿婆,必需這樣一排一排地來回穿梭,替大家添飯。光是看到就覺得不忍心,因為添飯的工作人員,常理來說,必須跪坐在榻榻米上,以小碎步的方式行進。但是老阿婆,可能因為駝背,哪禁得起小碎步跪坐的走法;她伸長了手、緩慢地爬了過去,幫大家添飯!!!! ←簡直是尼斯湖水怪從湖底深處現身!!!!

大家都被這恐怖的一幕嚇到了,完全沒有食慾,紛紛逃回房間。

回到房間後,又是一個不敢睡的夜晚。於是巧可和同學約好不睡,還找了幾個男生到房間一起聊天。←陽氣有比較重嗎?找男同學前,最好先確認性向哦!

Yuki,因為要到一樓大廳,打電話給男朋友(那個年代還沒有手機) ,就獨自離開房間下樓打電話。沒多久,Yuki就回房間了,臉色很差,看起來是用白色油漆塗在臉上一樣,手上扛著好幾瓶啤酒

大家一直問她,是不是在電話裡和男朋友吵架了?但是Yuki都不回答,只是一個人默默地狂灌啤酒、直到醉倒(還是昏倒?)睡著。

隔天,離開了這間詭異的旅館後,在遊覽車上,大家又繼續追問Yuki,昨天晚上為什麼心情那麼差,一個人狂喝啤酒。Yuki才說,「昨天我要去一樓大廳打電話的時候,一樓整個都是暗的,連一盞燈都沒有。我在二樓轉角看到,整個大廳擠滿了…只有上半身,沒有下半身的…」

連平常就看的到「好兄弟」的Yuki,都被這驚人的「好兄弟趴梯」嚇到,電話也不打了,連忙衝回房間,在走廊的販賣機買了好多啤酒壓驚。

這七天六夜的北海道畢業旅行,到最後一晚,才終於住到正常的商務旅館。也因為前幾晚,都是在恐怖又陰森的旅館,導致巧可和同學們,晚上都不敢睡,只好白天在遊覽車睡;對於在北海道到底玩了些什麼,完全都沒有印象。至今,巧可對北海道的印象,還停留在「恐怖旅舍」……

 

圖by巧可

 

 

就醬&巧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