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過中國廚藝訓練學院,但是不是在少林寺上的,我是在英國,接受北京夫妻檔的特訓。

其實我對大陸食物的印象,是很差的。第一次去玩,就被每道泡在油裡的菜嚇到不說,還上吐下洩。當時我打定主意,就算郭董給我一百萬,我也不想再去匪區。

但是到了英國以後,為了省錢,餐餐幾乎都自己煮。和幾個大陸同學混熟以後,我們決定,每個人準備一道菜,每天中午一起交換,就能吃的種類豐富又便宜了!

為了展現我們泱泱大國的氣度,我前一天就準備了具有台灣本土風味的「菜埔蛋」! 菜埔,可是拎杯千里迢迢,從小港機場、經桃園機場、再轉泰國機場、再到倫敦希斯羅機場,偷渡入境的!這麼下飯的料理,一定能讓從小生活在水深火熱、據說沒飯吃的時候還要啃樹皮的大陸同胞,為之驚豔!←讓你們嚐嚐,猴腦以外的正常人類食物!!!

隔天,大家打開飯盒的那一剎那,我徹底的敗了。

北京夫妻檔帶的是「宮保雞丁」和「木須肉」。
另一位安徽籍的女同學,帶的是「咕佬肉」。

 

宮保雞丁,香辣滑順,連腰果都相當好吃,不像台灣有些館子偷懶用花生代替。木須肉,聽起來簡單,但是得保持木耳的、小黃瓜的多汁、豬肉的度,炒功實在了得。就連咕佬肉,那甜甜的醬汁也香濃的讓我想打包回宿舍!←馬上丟了台灣尊嚴,對不起大家!!

我的菜埔蛋,在勇敢的北京先生嚐了一口,激動地大喊:「這豆兒,是壞的!」他下了這個結論之後,完全沒人願意動筷…雖然我再三解釋,那是蘿蔔撒了鹽巴曬乾,不是豆類,但是大家都還是微笑地,婉拒了我的一片苦心。

當天午餐的慘況,完全激起了我的愛國情操!就算拎杯有生之年沒辦法反攻大陸,但是這一場午餐的戰役,一定要給阿共一點顏色瞧瞧啊!!我開啟了戰鬥模式,一定要一雪前恥,不能讓兩千三百萬人民的面子,就這樣被我丟光!我打了越洋電話給我的菜鳥阿媽,向她討教了客家名菜,「高麗菜封」的作法。

在超市買了高麗菜後,馬上依照阿媽的家傳食譜,在廚房燉了兩個小時。這時候就覺得,早知道應該帶一組「啞巴媳婦」出國!除了大同電鍋之外,啞巴媳婦應該可以列為留學生之寶的第二名!←啞巴媳婦在中藥店都有賣,是一種可以自動把三碗水煎成一碗水的鍋子,不用親自在那邊燉,超方便的!第一次聽到這個產品的名字,我就忘不了,實在是太貼切了!!


            ↑傳說中的啞巴媳婦

隔天,我再度自信滿滿地帶著我的家傳高麗菜封隆重登場。中午,一決死戰的時刻,又來到了!!!

我一打開便當盒,再度被阿共打敗!

北京夫妻檔,準備了「京醬肉絲」和「蔥爆羊肉」。
另一位安徽籍的女同學,帶的是「拔絲蘋果」。



京醬肉絲,甜麵醬的味道配上清新的蔥,真是下飯!更狠的是,另外一道還是下飯的菜!這北京夫妻檔,根本就是想要我肥死吧!拔絲蘋果也不簡單,雖然不是現做,但是蘋果外層的糖漿裹的薄脆適中,簡直是飯店等級的料理!幸好我早有準備,今天一個便當盒裝滿滿的白飯,再另外準備一個裝滿整盒的高麗菜封!

安徽女同學很快就挾了我信心滿滿的自信代表作。筷子一戳下去,她說:「這菜燒太老了!中國菜就是講求熱火快炒,菜就是要脆、亮、鮮、綠,你怎麼炒成這副模樣。」←你是毒舌評審鬼附身嗎!!!?

在沒人願意捧場的情況下,我當然只好一馬當先親自人體實驗。吃了一口後,我決定在英國的這一年,再也不要買高麗菜!!!!!

吃過高麗菜封的人,都應該有印象,燉到軟嫩多汁的菜葉,和旁邊些許提味的滷肉。尤其是那燉了幾個小時的滷汁,吸收了高麗菜的鮮甜、和滷肉的肥油融化後的順口,光是滷汁就可以配白飯吃個兩三碗。←我好像每道菜,都光醬汁就可以配白飯個兩三碗…

但是,英國的高麗菜,不是簡單角色。燉了兩個小時,還是口感生澀,葉梗整條都還是硬的,好像根本沒煮熟一樣。乾脆整顆洗掉醬油滷汁,拿回去賣場退,他們八成也以為還沒煮過!←後來才知道,因為品種的關係,英國的高麗菜,怎麼煮都還是很難吃,這種失敗的菜應該要在包裝袋上畫骷髏頭才對!

這一餐,我又吞下恥辱的一戰。

北京夫妻檔再度不屑地質疑我,「瞧你煮的,這啥兒? 你真的是從物產豐隆的寶島台灣來的嗎?」

在慘遭狂電一週後,北京夫妻決定邀我,週末到她們家聚餐,順便舉辦『做菜特訓班』。雖然學員只有我一個,但是人少吃不了幾道菜,所以又邀了安徽女同學和她男朋友。

當天,我們一行人先到ASDA採買了亞洲蔬菜和便宜的蛋、再到TESCO買生鮮肉類,比起花木蘭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的忙碌程度,簡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回到北京夫妻的家,我已經快虛脫。他們卻超有精神的,馬上捲起袖子,開始做菜。

北京先生第一棒,一開始就是高難度菜色 - 「紅燒肉」。我這人,其實討厭弄髒手,切菜還行,偏偏對切肉後的黏膩感,討厭的很!可是四個老師瞪大眼睛,擠在廚房裡監督我,也只好硬著頭皮切肉。

北京先生教我的方式很軍事化,他一個指令,我一個動作!(你是解放軍出身的吧!)從切肉、燙肉,再把肉丟進熱油鍋裡過油炸過再紅燒,我差點被噴出來的油燙死了。


                                ↑紅燒肉

北京太太教我的菜就比較不費功。她知道我愛吃茄子,特別教我「西紅柿燒炒茄」(就是蕃茄炒茄子)。這道簡單,切菜我拿手!先把英國的肥短茄子切圓片,熱鍋、爆香、加點蒜末,就可以把茄子和蕃茄下鍋。聽起來簡單,但過程中,北京太太好像油不用錢一樣,每隔幾分鐘就一直倒油進鍋裡

現代人,煮菜油都放的少,我家裡一罐保特瓶大小沙拉油,就能用兩個月。但北京夫妻家裡的油,是一桶的,少說3公升。就看著北京太太,已經吃力地提起整桶油,往鍋裡倒了兩三次。一邊倒,一邊說「別擔心兒,茄子吸油才好吃兒!起鍋前大火一逼,油就出來了!這菜一點也不油的兒!」


                             ↑西紅柿燒茄

靠妖,當我是笨蛋嗎!!!最後大火無論怎麼開,油都沒再出現過!老實說,這茄子真好吃,但是放在大碗裡,看起來根本是油悶茄子….

安徽女同學的男朋友,雖然是第一次見面,竟然也是個high咖!連他都說要教我一道拿手菜!←拎杯也是有尊嚴的好嗎?竟然讓初次見面的大學生,都躍躍欲試地想要教我煮菜….我這二十幾年人生,白活了啊!!!

這小子,也露了一手,教我「左宗棠雞」。大火熱炒的時候,火燒的比我的兔子頭還高!這時,我已經懷疑,大陸人出國前,是不是都先到少林寺的廚房練過,通過十八銅人陣才能上飛機?


                             ↑左宗棠雞

沒想到,強中還有強中手!安徽女同學,準備教我的是「醋溜白菜」。我一邊忍耐嗆鼻的酸味、一邊聽著她有魄力又強硬的指令:「翻炒速度快一點!」←我竟然乖乖地回答:「是!」


                            ↑醋溜白菜

我忍不住問她,「為什麼你會這麼冷門的菜?我從來沒看過有人在家炒這種菜! 這根本是得到餐館才吃的到的啊!」

安徽女同學露出驕傲地神情,她說:「我爸是特級廚師!領導到安徽,都會特地請我爸過去煮一頓呢!」

特級廚師!!!!!那不是小當家裡才有的嗎?現實生活中,竟然真的有特級廚師!!!!


我…我竟然有幸,接受特級廚師的女兒的親自指導!!!←阿母,挖出運啊!!!

我馬上狗腿地幫師父搥背,一邊討好地問:「師父~那你爸的衣服袖子上,有袖一條龍嗎?他有和黑暗料理界的人比武過嗎?那你爸會大魔術熊貓麻婆豆腐嗎?你爸做的黃金開口笑炸包子會科科笑嗎?」←天啊!!我為什麼都記得菜名…

只可惜她沒看過中華一番(小當家),所以完全無法回答我的問題。

那幾個月,每逢週末,我就到北京夫妻家特訓,也因此練就出國家尊嚴食物保衛戰一役時的手藝!廚藝當然是進步不少,不過最可怕的是,炒菜倒油的份量也越來越兇! orz

回想起這麼多菜,真想馬上衝去館子點一桌菜來吃!但是在這物價高漲的年代,大家還是要省一點,一起抗貧啊!!!

   ←MSN表情符號,請享用!更多表情符號,請點我!

圖by巧可

註:以上食物照片,是網路上google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就醬&巧可 的頭像
就醬&巧可

就醬的營養午餐

就醬&巧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