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三時,班上有一位從工學院轉系來的男同學。在我們這種「女生當男生用、男生當畜牲用」的外文系,純正血統異性的出現,總是能在芳心少女+娘炮中引起一陣不小的炫風。只可惜,這位同學非常低調,以致於到現在我還是想不起來他的名字。  

比例上來說,工學院的英文都比較弱一點。也不知道是哪位狠心的老師,以詐騙的手法,不斷灌輸他「你英文好棒!念工學院太可惜了!」,這種想法,導致他在大二結束前,毅然決然的轉系到外文系。  

轉到敝班後,才是痛苦的開始。這位同學,原本有一個很帥的英文名字,叫Alex但是他其實,文法基礎頗弱、單字量又少、外加不敢開口講英文…(那你轉到外文系是打算靠啥拿分數啊!!!)  

但是他對於自己的英文名字,完全沒有反應。不論是同學、老師,叫Alex,他都沒有反應。後來我們發現,他騎的機車非常復古,是傳說中的Kawasaki耶,小時候我阿公也有一台的說!!!! 



截取自 http://img.ruten.com.tw/s1/d/27/47/11071110255431_850.jpg 

總之,我們就開始發起,幫他改名字的活動。後來,同學 老師都叫他Kawasaki。終於,他對Kawasaki這名字有了反應,(好像是在替狗取名字的過程)。之後叫Kawasaki,他都會回頭問:匆蝦?  

雖然對Kawasaki這個名字有反應,但真正艱難的挑戰還在後頭!會話課的時候,英 國籍的女老師,和他完全無法溝通。到後來,老師只好替他找了一位同學,擔任他的專職翻譯(主修英文,還要再找一個同學當專職翻譯 

例某次上課

 英籍老師:Kawasaki, what did you do last night?
<中譯:川崎,昨晚幹了啥好事?>
負責翻譯的同學:伊問哩雜骯低勒匆蝦? (沒錯,要用台語翻譯)
<中譯:她問你昨天晚上在幹麻?>
Kawasaki:末匆蝦啊~丟低粗跨顛系啊~(竟然是面對翻譯回答)
<中譯:沒幹麻啊~就看電視啊~>
英籍老師:Please answer me in English.
<中譯:請用英文回答。>
負責翻譯的同學:伊叫哩供英文啦~
<中譯:她叫你講英文啦~>
Kawasaki:I watch “telebi”.
<中譯:我  看  電素~>
↑同學,大三了,你的世界還沒有過去式嗎…
還有,『telebi』是什麼!!!我們是日文系嗎???
(順便補充,他的『back』都是唸『巴庫』)

禍不單行,下個學期,班上來了一位俄 籍的老師。她的英文,口音重到,班上已經沒人能瞭解,所以翻譯同學也無法勝任了。這位俄 老師期中考,選擇一對一到她辦公室口試過程我不得而知,總之,Kawasaki的下場是,俄 老師怒火攻心把桌上的垃圾丟到他身上,外加發出龜派氣功的氣勢狂吼「Get Out!!!!! 

因為Kawasaki實在太有趣了,我們這群同學,有一次決定偷偷跟蹤他,看他下課以後會去哪。(大學生就是無聊嘛~)但是,Kawasaki很快的從後照鏡發現形跡可疑的我們。他反應很快,開始在學校附近狂飆,試圖讓我們看不到他的車尾燈。 

但是,好歹我們也在那一帶混了兩年多,哪裡那麼輕易就被甩開!終於,在追逐半個小時後,他停到路邊,棄車投降。 

Kawasaki:拎低勒匆瞎啦! (不爽的臉

負責翻譯的同學,反應非常機靈地,馬上指著一個女同學說:「伊愛哩!!!!!」 



被指到的女同學則不爽的輕聲說了聲:

這戲劇性的告白+當事人不爽的髒話,Kawasaki似乎選擇性地沒聽到「幹」這個字,還是羞紅了臉….

他靦腆的說:「賣安捏共啦~ >////<

然後一溜煙,騎上車就逃走了

--------------------------------------------------------------------------------------

最近和朋友提到這個超不熟的同學,朋友都說Kawasaki麼能這麼怪咖! 

不過有一位朋友非常關心Kawasaki的近況,想知道Kawasaki現在在做什麼。但是我實在沒有勇氣去瞭解他的近況,因為我無法承受,萬一Kawasaki現在是英 老師的畫面

如果你身邊有朋友叫Kawasaki,請告訴我他現在的職業好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就醬&巧可 的頭像
就醬&巧可

就醬的營養午餐

就醬&巧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8) 人氣()